返回

中国华能集团财务盈利现状 华能老总是谁

综合

2020-4-24 0:18:48

电力行业已经过了大开大合的时代了,智能化、互联网化、综合能源、微电网才是今后发展趋势。

在对比过往两年的华能国际年报之时,享能汇惊异的发现华能国际居然已经连续两年没有新增火电机组了。这对于一家火电龙头企业来说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也从侧面反映出华能对于新能源的重视和火电在目前发电企业中的尴尬地位。

另一个亮点在于利润,2017年华能国际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同比大跌83%至17.93亿。这背后最主要的原因莫过于燃料成本上涨。根据华能国际年报,2017年境内电厂售电单位燃料成本为225.92元/千千瓦时,较上年同期上升34.39%,燃料成本较上年同期增加244.63亿元。国内火电企业与煤价之前始终无法摆脱此起彼伏的“错位”关系。

亮点第三在于售电市场。2018年年报中披露了华能售电公司在全国售电市场所占份额。但2019年却只披露了在发电集团所属售电公司中的比例。享能汇通过对比华能连续两年市场化交易电量在全国比值,发现实际占比是下降的。

在新能源方面,从装机容量、装机占比和资本支出的绝对数字上,都可以看出华能国际正处在新能源大规模扩张的阶段,且这一趋势在今年还将继续延续。

主要经营数据

中国华能集团财务盈利现状 华能老总是谁
中国华能集团财务盈利现状 华能老总是谁

从数据来看,华能国际的营业收入在最近几年里始终保持了上涨态势。但是利润却有着巨大差异。

实际上当我们拉长了时间轴也会发现,2015年华能国际的净利润是137亿多,也就是说虽然净利润是在2017年开始暴跌,但利润的下滑却是一个长期趋势。首先,2017年的暴跌是怎么回事?根据华能国际年报,2017年境内电厂售电单位燃料成本为225.92元/兆瓦时,较上年同期上升34.39%。燃料成本较上年同期增加244.63亿元,其中煤价同比上升使得燃料成本相应增加194.65亿元,而电量上升使得燃料成本相应增加23.76亿元。2017年,受到供给侧改革的影响,国内煤炭供给出现了较大变化,煤价在2017年处于绝对高位运行。5500大卡动力煤的市场现货价一度超过750元/吨,2015年煤炭市场寒冬,5500大卡动力煤价格最低跌至350元/吨低位。由于燃料成本占到火电成本的6成以上,所以高煤价直接导致华能国际利润暴跌。除此之外,2016年和2017年还发生了什么?2014年开始,国家发改委将燃煤火电核准权下放到省级发改委。火电审批权下放之前,从2014年1月到9月,国家发改委只核准了32个燃煤火电项目,35GW的装机容量;火电审批权下放后,从2014年10月到2015年12月,共有149个项目得到省级发改委的核准,15个月核准装机达151GW。以月计算,国家发改委平均每月核准3.5GW,而省级发改委平均每月核准10GW。暴涨的装机数量在一两年电厂建成投产后开始严重威胁火电企业的利润。再加上全社会用电量增速放缓,严重的供大于求造成了火电利润暴跌的主因。

说华能是火电里的龙头一直都是毫无疑问的。不仅在国家电力公司分家的时候,华能分到了五大发电集团里最多最好的机组,而且十几年来,华能一直在发电集团里是营收冠军,其效益走势直接反映了发电行业的大趋势。

不过当老大不是那么容易的。华能2002年分到了最多的机组,以现在的眼光来看,也就意味着它的小机组最多。在“大机组意味着盈利,小机组意味着亏损”的趋势越来越明显的时候,优势就开始转变成为了劣势。

享能汇翻看各大发电集团上市公司2018年的年报发现:华能国际的火电机组中,超过50%是60万千瓦以上的大型机组。这个数字看起来很厉害是不是,但是跟别的公司一比较,就没什么了。

国电电力的60万千瓦以上机组占火电装机比例超过63%,浙能、中国电力的比例甚至超过70%。

坦白地说,以华能集团的装机容量,有50%的60万及以上机组已经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成就了。但是小容量机组太多无疑会一定程度拖累整个板块的营收情况。

2015年,火电审批权下放开启了近年来最后一个的火电建设大放水,各大央企发电集团、地方能源集团都拼命加杠杆、利用资金“大干快上”搞火电项目。

2017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等16部委联合印发《关于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防范化解煤电产能过剩风险的意见》。并公布了各省煤电调控规模、各省煤电机组停建及缓建名单。从披露出的名单来看,华能在过去两年的火电建设大潮中并没有疯

展开全文

推荐阅读

手机泾阳网> 商业>正文